拾忆光年·花开(清华大学张进宝)

张进宝:2010年进入红旗中学松山分校学习

       2012年获化学竞赛自治区级一等奖

       2013考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因竞赛一等奖高考加20分)

拾忆光年·花开

——清华大学张进宝

京城的春来的突然,夜里才几点淅沥的雨滴,早晨起来公寓下草地就已经绿意袭人。

而今,转目之间春花已开始有盛季之势。走近一簇簇的春的盛装,却是忆起同是此时的旧日。

那日,我不在这繁花锦簇的清华园。

那日,我在千里之外的母校,那个和偌大的清华园相比如弹丸之地的红旗哟!

那日,没有触目所及尽春华的繁盛葳蕤,没有天下游人尽羡之的底蕴风流,我,却不减书生意气。

在操场旁那棵挂满桃花的树下,我在吟诵: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熟悉的画面,一个个从我心头闪过。我知道,那是我的梦开始起飞的地方,那是我的心开始感动的地方,那是我的红旗,永远不能忘却的红旗。

每一次回过头去,都是深深的依恋。

回去那一次,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熙熙攘攘里那些欢呼雀跃,沉迷在你言我语的欢乐中无忧无虑的学弟学妹身上,是我们曾经的影子。我带着淡淡的微笑,安详地注视着这一切,只是眼中的影像,不断地和记忆中的某些片段,重叠,重叠。

没有塑胶的操场,我却在那个沙土铺成的操场走出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没有空调的教室,我却在那里经历了生命中最温柔的记忆。

那时,我们曾为打球提前一节课霸占球场,现在几十个球场永远有空位,可再也找不到那群熟悉的人、那些熟悉的声音、那些熟悉的动作。

那时,我们的老师为成绩的一点点变动趋势而跟我们苦口婆心,现在即使挂科可能老师也不会再找学生谈成绩,只是,我们失去的只有老师对我们成绩的关心吗?

我想,我们再也不会有机会体会班主任站在教室后门观察我们上自习的情景。

班主任,教室。对,还有教室。

曾经我们说的最多的是“你回班吗?”,现在说的最多的是“你去教室吗?”

那个屋子,挂满各种成绩单、展板和口号条幅的屋子,那个在学校的“家”,早就已经,变成了记忆,只能在回头看的时候才能被觉察到曾经关于它的我们的所有。

于是我开始追忆那段时光,那个校园。

尽管被考试、作业占据生活的大部分,顶着高考的压力,却没有更多的琐事扰乱身心,因此可以在闲暇时间吟诗漫步,感受青春,歌颂青春,每一个少年都是诗人。那个校园,是少年的心路历程中最后的平静。

现在,我在清华园里,在大学的氛围里,有更自由的生活、更开阔的视野、更丰富的资源、更著名的大师。大学,让人生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把每一个看起来不可能实现的夙愿变成现实,让我们成长为社会的一份子。这是人生阶段的跨越。

可我还是时常记起在红旗的日子,如同彩虹般绚丽而没有杂质,却注定短暂的日子。

是那段时光、那个校园让我得以拥有这个身份,在千里之外的这个园子里赏春花烂漫、观绿草青青;是那些记忆让我在一个人的时光有值得念及的人和事;是那些经历让我在更多的人面前仍有值得分享的故事。

就像那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在缀满桃花的树下,赏春华的美景,浅浅吟唱: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2014331

                                      清华园

新闻与传播学院 张进宝